> 关于泛华 > 关于泛华 > 泛华观点
新型城镇化的重点在城乡融合
发布时间:2013-12-12  浏览次数:984

在结束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,对于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的新型城镇化问题落墨不多。三中全会最重要的文献——《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》(简称《决定》)中,是在“城乡一体化”的框架之下来谈城镇化的:“城乡二元结构是制约城乡发展一体化的主要障碍”,“坚持走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,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,推动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、产业和城镇融合发展,促进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协调推进。优化城市空间结构和管理格局,增强城市综合承载能力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根据此前传闻,今年12月份,国内将召开全国城镇化会议,但从《决定》的相关内容来看,新型城镇化的方向和重点目标已经明确。三中全会特别强调的不是作为经济发动机的城镇化,而是城乡一体化,也就是说,新型城镇化必须在城乡一体化的框架下来推进。这实际上是理顺了二者的主从关系,明确了城镇化的相关政策和改革逻辑。安邦(ANBOUND)的智库学者相信,如果在今年底召开全国城镇化会议,要解决的主要问题不是思路问题,而是如何通过新型城镇化来实现城乡一体化这一目标。

 

       新型城镇化的核心目标是城乡一体化,把握这个重点对地方政府来说特别重要。在一年来的研究和田野考察中,我们观察到很多地方官员对新型城镇化的热切期待,但坦率而言,大部分地方政府的期待,仍属于传统的城镇化模式——期望能从土地上做文章,在城镇建设中拿到更多土地出让金,从农村土地的资本化中拿到更多收益,“城镇规模扩张+地价上升”是地方心目中的重要模式。只有少数敏锐的地方官员看出了形势的不同,并开始结合当地具体情况进行调整,把城镇化工作的重点转向农村和生态,期望用有特色的农村发展来与城镇发展相结合。

 

       对于大部分熟悉“土地经济”模式的地方政府来说,在未来的城乡发展过程中必须进一步调整思路。应该意识到,新型城镇化的重点不在城市发展,而在城乡融合。未来的政策重点、金融资源配置、财政资源投向甚至政绩考核标准,都会向城乡一体化发展来倾斜。从中央可以接受降低经济增速的意愿来看,未来城镇化面向城乡一体化转型的力度可能是空前的。我们注意到,一位接近决策层的重量级学者最近表示:“不强调城乡一体化的城镇化是走上邪路。全世界的城镇化都在节约土地,只有中国的城镇化是在大规模占地。”这个表态不仅强烈地否定了过去的城镇化模式,也预示了今后城镇化发展的路径必须有显著的不同。

 

       我们还要强调的是,十八届三中全会还明确了一些重要之处:今后农村集体土地的收益要更多向农民倾斜;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、同权同价;缩小征地范围;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。这些改革如果真正得到落实,将会釜底抽薪式地改变过去地方搞“土地经济”模式的基础,拿掉地方获取财政收益的重要“蛋糕”。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,很多地方政府对此表示了强烈不满,甚至认为,如果真要这么做,可能会引发社会混乱。相关改革可能引发的矛盾,我们已经屡次向决策部门提示过风险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今后地方政府要关注在城乡一体化方面存在的大量有待研究的问题,比如:城乡一体化背景下如何平衡地方财政?如何在“后土地经济时代”选择发展模式和产业?农村经济发展模式如何创新?农业产业组织化形态应如何变革?城镇福利与公共服务如何延伸到农村?城乡一体化背景下如何选择小城镇发展模式?如何吸引金融资源服务于城乡发展?等等。

 


  • 西亚:阿塞拜疆、格鲁吉亚、亚美尼亚

  • 东南亚:柬埔寨

  • 非洲:安哥拉、纳米比亚、南苏丹、坦桑尼亚

  • 蒙古

  • 中华人民共和国